您的位置:金牌四肖中特网站 >> 隴上書畫 >> 正文
華亭印象
2019年04月18日 09:26:22
來源: 甘肅日報
分享
【字號: 】【打印

雙鳳山

蓮花湖

野狐峽瀑布 劉自峰

夏日蓮花湖

  雙鳳山觀城

  放下生活的紛擾,背離喧囂的城市,沿廊橋跨汭河,入山門,一路向南,一心向上,就漸漸步入了另一個神奇的世界。

  雙鳳山是華亭建成的第一個公園,很有些年頭了??瓷先ソㄖ戮?,設施單調,游人不多。但在不高的山上,松柏卻生得密密匝匝、郁郁蒼蒼,整座山就讓這鋪天蓋地的綠色包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人隨步道上行,猶如鉆入森林的帳篷,陰暗,清冷,靜謐。情隨境遷,相由心生,剛才還狂躁脹滿的情緒不由就慢下來,涼下來,空出來,逐漸心平氣和,聚精會神。能聽微風入耳,可辨蠅蟲飛過,有了不一樣的胸襟。路過綠樹掩映的道觀,有人敬香祈福,香案前青煙繚繞,鐘磬齊鳴,回聲裊裊。恰在此時,不知哪來一股微風,掀動檐上風鈴叮當作響,雖只三兩下,卻清亮悠遠,不絕于耳,與鐘磬的回聲相應相和,空氣中頓時就彌漫起肅穆、莊重、神圣的味道,登山的人仿佛真就身輕如燕,脫離凡塵,飛入了另一個玄妙空靈的世界。

  雙鳳山半山處有一平臺,僅三四平方米,旁邊石碑書“觀城”二字,魏碑書體,遒勁有力,一看就是大家手筆。若暫立此處,歇歇腳、透口氣尚好,但眼前參天的大樹遮擋了視野,“觀城”卻不能。其實,駐足雙鳳山“觀城”的主意確是不錯,可惜前人不能先知先覺,哪里料到松柏如今的長勢。若肯繼續登攀,移步山巔,依然可領略雙鳳山觀城之妙。

  屹立山巔,憑欄遠眺,華亭縣城盡收眼底。遠處,晴空高天下的關山,巍峨壯觀,連綿不絕,氣勢雄偉;腳下,沿汭河河谷擺布出的山城,樓宇成林,綿延流長,蔚為大觀。只是你離這城如此之近,卻又如此之高,于是天更闊了,地卻小了,人也慢了,整個世界都靜寂了。就像按了暫停鍵的歷史,有機會審視,有條件回味。也像進入靜音模式的話劇,來得及排練,顧得上預演。那些高大的建筑,你很容易分辨出哪是哪,誰是誰,但它們顯然還是矮了,小了,都在你腳下蜷著,蹲著,臥著,像一個個很不起眼的土包??砝秸慕值?、馬路,現在看上去也成絲成縷,蜿蜒而去,并不宏大。街道上那些一貫左穿右插的車輛,竟也如蝸牛般蠕動,且井然有序,分明還有了謙和儒雅的君子風度。至于那些平日急急切切、擠擠挨挨的路人,也如蟲如蟻,影影綽綽,不甚明了。望著望著不禁觸景生情,不勝唏噓,不覺就記起唐人武元衡詩句:“登高望遠自傷情,柳發花開映古城。全盛已隨流水去,黃鸝空囀舊春聲?!毖矍暗幕ɑㄊ瀾縟匆殉炕璨歡?、時空交錯?;秀奔?,仿佛也能想見平日里自己在腳下的人海里渺小不堪的身影,禁不住就笑了。

  雙鳳山觀城,換了心境,變了視角,開啟了置身事外的冷思考。雙鳳山觀城,一腳似在天國,空靈超脫,一腳尚留人間,紅塵難割。雙鳳山觀城,妙就妙在距離不近不遠,位置不低不高,都正好;妙還妙在看到了城市,看見了人間,也看到了自己。

  蓮花湖悟禪

  華亭蓮花湖的秀美確不似“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千金小姐,常人難得一見。她就站在城市中間、主干道旁,同商業中心毗鄰,與生活小區相望。像老城區的鄰家小妹,蹦蹦跳跳著迎面就走進了你的生活,擋也擋不??;是抬腿就到的街心公園,觸手可及,順帶著就逛了一遍,一點也不費事。

  蓮花湖是親民的,大眾的;蓮花湖的每一天都是喧囂的,熱烈的,沸騰的。

  蓮花湖并不大,和村里的澇壩相仿。但岸柳依依,綠植密布,有花有草?;ㄔ蛐逋漚醮?、楚楚可人;草則青翠欲滴、芳草如茵。都是花工匠心獨運、精心修葺的結果,造型奇特,長勢蓬勃,很是入眼。湖畔那些假山、雕塑、沙灘、亭臺、曲橋、步道、欄桿、路燈,甚至一塊塊隨處可見的大石頭,看似隨意擺布,四處散落,實則由高人點劃,含園林藝術,都在最妙處,極耐人琢磨。眾星捧月的一彎湖水,清澈透亮,波光粼粼,有天光、綠樹、樓宇、人影倒映其間,湖中就有了另一個搖曳幻化的世界。這世界也隨一年四季、光影變遷,四時不同,異彩紛呈,引人側目。夏天,幾束粉嘟嘟的蓮花點綴湖中,亭亭玉立,尤為搶眼,引人愛戀。那些綠瑩瑩的蓮葉則橫浮水面,隨波蕩漾,偶見小魚游過,穿插其間,頓時妙趣橫生。冬日,瑞雪初霽,四顧茫茫,綠的松,紅的亭,黃的燈,青的水,黑的路,褐的牌……五顏六色,都描繪在蓮花湖這張干凈純潔的大宣紙上,愈加鮮艷奪目,美不勝收。逢到有燈光噴泉秀的晚上,湖面更是光怪陸離,水花四溢,湖畔愈加人聲鼎沸,熱鬧非常。

  蓮花湖最不缺游人了。賦閑游歷者不必說,都聚在這里。有的在石椅上聊天、閑坐,有的在涼亭里下棋、打牌。喜歡健身者早繞了環湖步道開始奔跑,大口大口呼吸著蜜一樣的空氣;帶小孩的老人、婦女,不論大人、娃娃,都脫了鞋,光腳走在沙灘上,嬉戲游玩,享受天倫之樂。步行上下班的人,若時間不緊,也要穿湖而過,或者干脆繞湖一周,雖步履匆匆,但人在湖中,人在畫中,滿目皆景,滿心歡喜,倒減了幾分職業負累。跳廣場舞的人群,常年會有四五處,圍著小湖就扎了根,凌晨集會最早,深夜離開最遲,不會輕易放棄這里的地盤。就連開車路過的司機,也用前視的余光,要瞥一眼沿途這一抹湖光山色,一點也不耽擱行車。

  蓮花湖的每一天都是喧囂熱烈的,它是親民的,大眾的,也是清靜典雅的。

  野狐峽尋仙

  從縣城西北去,翻山越嶺二三十公里,才到達毗鄰寧夏涇源縣的山寨鄉。由此轉東,沿鄉間公路與瘦細的山寨河并行,在平整寂靜的田野飛車掠過。好在正是暮春時節,草長鶯飛,桃紅柳綠,很是悅目,旅途倒少了枯燥和乏味。群山環抱、寬闊平坦的河川上,平疇沃野,阡陌縱橫。田地里,麥苗拔節,昂首挺立,油菜花正開得肆意而蓬勃,滿河川就像鋪展開了一幅黃綠相間的巨幅油畫。在這畫中,偶見農婦俯首除草,一起一伏,情趣盎然。不遠處還有村莊農舍點綴其中,粉墻紅瓦,炊煙裊裊,真的是一處怡然自得、田園牧歌的世外桃源。

  正行間,前方分路,直行是突兀的高山,左向過橋是一個喚作峽灘的村莊,房舍齊整,人聲喧鬧,雞鳴狗吠,甚是熱鬧。問過牽牛出行的一個村民,野狐峽果然就在峽灘村后面不遠處。想起《聊齋志異》中有多少善良嬌媚的狐仙,往往身居山野,卻與人為鄰,佳話頻傳,頗與此處地形相合,思忖那野狐峽定有這樣的狐仙,心下不覺暗喜,找尋野狐峽的心情更迫切了。

  繞過峽灘村,前方高山環立,已無路可走,遂下車步行。山寨河到了眼前竟寬闊了不少,清清亮亮,蹦蹦跳跳,正急急涌向遠處的絕壁,一點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大有要與前方大山撞個粉身碎骨的倔強。走到近處,果然天無絕“水”之路,巨大的山崖不知被誰劈開了一條神奇的縫隙,山門洞開,長河涌入,穿石而遁,簡直和想象中狐仙生活的洞口一模一樣。步入裂隙,仿佛失了足一下跌入地層深處,一股清涼之氣撲面而來,到了另一個陰暗的世界:兩邊懸崖陡立,怪石嶙峋,頭頂數百米往上只有巴掌大一片天空,逶迤而去,遙不可及,確是世間最真實的“一線天”。循水前行,腳下有當地人為發展旅游鋪就的水泥步道、臺階,沿崖壁走勢,忽上忽下,曲曲折折,兩邊長了綠樹的懸崖峭壁則時合時離,犬牙交錯。合時不足十米,水在路邊,人在崖邊,崖又懸在水上,似乎一伸手即可觸到對岸崖壁;離則不過二十余米,然綠草如茵,小河彎曲,可放牧,可集會,宛如一處隱秘的草場。最有可能藏匿狐仙的地方就是沿途密布的各種溶洞、巖隙,有的三兩米深,可容一人潛入,有的細小狹窄,只可探入半個身子。遂伸過頭去逐一搜尋,卻都是黑咕隆咚、潮濕陰涼的空穴,哪里有狐仙的影子?心間不覺有些失落。

  陪同游歷的友人這時講了野狐峽的傳說。原來故事中的野狐非神非仙,反倒是一個害人的妖怪,兇殘惡毒,最終也是被斬殺于此的。這反轉的結果更加出人意料,尋找狐仙的心愿便一落千丈。

  正郁悶著踟躕而行,前面漸漸傳來清亮歡快的流水聲,原來黝黑狹長的裂谷已近出口,天光漸開,太陽也愈來愈溫暖。峽口處是當地人利用峽谷地理、興修水利的一個滾水壩。一部分河水被水壩抬高引入灌溉水渠流向了山下的農田,多余的河水翻過水壩,形成一個三米多寬的瀑布,嘩啦啦地跌下去,泛著雪白的浪花,歡呼著流走了。循著河水遠去的方向極目一望,春和景明,滿目繁華。眼前的河川比峽谷另一端的河川更寬更大,麥田和油菜花交織繪就的油畫也更絢麗壯闊,展現出一派愈加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景象,讓人流連忘返。(文/圖 劉根生)

( 編輯:王小華) 【字號: 】【打印】【關閉
分享到:5.36K

版權所有 新華網甘肅頻道
Copyright ? 2015 www.lggzp.com
金牌四肖中特网站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8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