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情思
【字號: 金牌四肖中特网站 新華網( 2019-06-03 09:43)  來源: 蘭州日報  作者: 陳雪梅

????□陳雪梅

  我對端午節的期待,源于奶奶的五彩線和彌散著悠悠香氣的香荷包。在那物質十分匱乏的年代里,即便不是絲光的五彩線,每當五月初五早上太陽沒出來前,系到手腕、腳脖上的五彩粗棉線也讓黯然心情躍然斑斕起來。奶奶手特別巧,她縫制的香荷包別具一格。每年端午節前縫制香荷包,已經成了奶奶一項特別莊嚴的任務。香荷包里的香草是奶奶親自種植的,香荷包的形狀也會年年有翻新:什么元寶形啊、如意形啊、葫蘆形、小雞小鳥形和蝴蝶型的都有。掛在我胸前的香荷包,總能招來玩伴們羨慕的摩挲。那一刻的香荷包,不再是老人傳統習俗中辟邪免災、驅蚊殺菌的香袋,而是佩戴在我胸前的藝術品。傳統也好,習俗也罷,那彌久的味道、那散發著溫度的手工品,陪著我們走過一個個難忘的春夏秋冬。直到十幾年前我的孩子到了我昔日戴五彩線的年齡,我在街市上買到絲光的還穿著小鈴鐺的五彩線,買回款式新穎別致的香荷包和紙質或塑料材質的現代工藝制作的彩葫蘆,歡天喜地地過端午節時,我才心生憾意:為什么當初不跟奶奶學學怎么做香荷包呢?奶奶的技藝沒能傳承,祖輩的傳統文化是不是也被現代意識淹沒了?時光的流逝,或許有一天,我們真的該到歷史書籍里去撿拾傳統文化了。

  小時候,每到五月初五的一大早,還沒等我們醒來,枕邊就已經有媽媽從野地里采回來的艾蒿葉了。艾蒿特有的清香味夾雜著泥土的芳香刺得我們鼻子癢癢的,醒來的我們也都懶在被窩里,貪婪地享受著艾蒿香味帶給我們的舒爽。直到媽媽端來一大盆泡著艾葉的水進來,沖我們喊:“快起來洗臉洗手,一會太陽出來了艾葉上的露珠就沒了,沒了露珠的艾葉怎么能辟邪驅蟲呢?!蔽頤墻愕懿挪壞貌慌萊霰晃?,爭先恐后地把手伸進水盆里抓艾葉搓手、搓臉,常常是我們剛擦干臉上的水珠,奶奶就會走進來,給我和姐姐系上五彩線、戴上香荷包。只掛了香包沒得到五彩線的弟弟,總會笑嘻嘻地抓著我和姐姐的手腕,用手指一遍遍搓五彩線,那稀罕勁兒,幾次讓我動心把彩線摘下來給他戴上。大概是因為生活不富裕,我小時候過端午節,早餐基本上是吃個煮雞蛋或者面條里臥個雞蛋,至于粽子以及關于屈原的傳說,都是長大以后才知道的。

  上中學時,每到端午節,我就提前一天和同學們約好去郊外采艾蒿。當朝霞尚未涂抹東方的時候,我們一群人就騎著自行車唱唱咧咧往回趕了?;氐郊?,拿出車筐里的艾蒿和帶著嫩芽的柳枝,掛在了門口,把一份美妙和愜意也懸在了門上。即便是遇雨的端午節,心也是清朗舒爽的。如今人過中年,那些和我一起采艾蒿的同學早已各奔他鄉,各謀生路了。嬉笑著奔赴一場盛會一樣采艾蒿的心境連同奶奶做香荷包的那份細致與慈愛,都被歲月沖得淡遠了。女兒現在已經二十歲了,我沒和她在端午節的早上去采過一次艾蒿,不是我怕太陽出來前天暗野外人雜,也不是我怕野地里的露珠濡濕了鞋褲,而是生活的便捷讓我失去了那份采擷的興致。這些年,只要端午節的早上,叫賣艾蒿的聲音總能把你從夢中喚醒。早早地有從早市上買回來倒賣抑或是自己提早開車去郊外采摘艾蒿回來的人,把捆成小捆的艾蒿和五彩斑斕的葫蘆掛在那里,等你去買。旁邊還沒涼透的粽子,鼓囊囊地泡在水桶里,等著你隨便挑。大抵是人年歲大了,每到傳統的節日,總還懷想昔日那樸素又莊重的過節形式。以至于二月二那天晚上,我居然夢到了胸前系著小掃帚的龍形掛飾在我眼前晃來晃去。這些民族傳統習俗的符號,能在我的夢里出現,何嘗不會在更多的華人夢中再現呢?

  隨著年齡的增長,農歷的五月初五已經不再是一個吃粽子采艾蒿掛香袋和葫蘆的節日。于我,是對一位偉大詩人的崇敬。那個在我心里近乎是神的屈原,“九死不悔”的勇氣和博大的胸懷,以及他的剛直、圣潔和堅貞,都讓我在端午節的那天,穿過時空隧道,在悠遠的時光中與散著長發的、“舉世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的詩人相遇。他的“路漫漫兮吾將上下而求索”的精魂留在了世間,難道不是豪邁了他的靈魂?端午節,在中國人的字典里有了民族精神的味道,它的久遠彌香遠勝于粽子的糯香和艾香。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單位:新華網甘肅頻道
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
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576157